8.3分,热搜第一!《小欢喜》为什么成又一爆款

时间:2019.08.22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阿K


1905电影网专稿 年初,一部《都挺好》写尽了中国家庭的养老难题、原生家庭之伤,精准地戳中了观众的“痛点”。如今,一部《小欢喜》又以“高考”为切口,将中国家庭的另一个横截面展现在观众面前。


自7月底开播以来,电视剧《小欢喜》的热度一路有增无减,不仅频频登上热搜,豆瓣评分更是从8.0分一路逆袭至8.3分。

 


就像当初《都挺好》的火爆一样,《小欢喜》同样凭借现实题材的“真实性”圈粉观众,也掀起了一波关于教育话题的全民讨论。


《小欢喜》围绕方家、乔家、季家三个普通家庭的“高考”备战历程展开。在以家庭为单位共同向着这场中国人人生最重要的考试冲刺的过程中,父母和子女也在各自经历着无数来自生活的“小测验”。

 


如果说开始的几集还洋溢着轻松欢乐的气氛,最近的剧情则急转直下,每个家庭都遇到了难解的麻烦和危机。

 

黄磊海清饰演的方家夫妇双双面临失业危机,还因为父母受骗背上了80万的债务。

 

“学霸”乔英子在充满控制欲的“母爱”束缚下逐渐喘不过气来。甚至在最新一集里,她与父母发生了激烈争吵,冲动欲跳海。

 


季家的亲子关系刚刚有所缓和,咏梅饰演的母亲刘静就被查出罹患乳腺癌。

 

真应了那句话,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为什么叫小欢喜”也曾一度登上了微博热搜首位,阅读量超过4亿。

 


有网友在评论中解读道:“正因为有了太多的无奈琐事,才显得‘小欢喜’是多么的重要。就像玻璃渣子里找钻石,再小也值得我们去发现。”

 

与“都挺好”的反讽意味相似,“小欢喜”的背后展现的也是普通家庭生活中绕不开的“小焦虑”。


三个典型中国家庭

谁戳中了你的“痛点”


《小欢喜》备受好评的一大原因就是剧情和细节的“真实感”,无论是夫妻相处的亲密细节还是父母“教训”儿子时的一举一动,都常常让人拍案惊呼:“导演你为什么要偷窥我的生活。”


海清的这段发飙戏让不少网友惊呼,看到了“亲妈本妈”


剧中的三个画风迥异的家庭也共同构成了一幅中国高考家庭的浮世绘,通过他们的相处模式和教育理念,我们总能看到自己或家人的影子,也让观众反思,什么才是家庭教育应有的样子。 


“恋人式”:你是妈妈的一切

 

陶虹饰演的宋倩与女儿乔英子之间“恋人式”的亲子关系引发的争议最大。

 

作为单亲妈妈,婚姻的失意让她把全部的“爱”都倾注在了女儿身上,而女儿的成功也成了了她人生的目标和证明自己的途径。

 

正如宋倩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英子,你可是妈妈的一切。”

 


从小到大,女儿的衣食住行都由她一手包办,学习计划也必须按照她制定的时间表严格完成。

 

女儿的房间里装着观察窗,让妈妈能随时关注她的一举一动,母女二人就像“连体婴”,没有任何私人空间。

 


难怪英子曾悄悄地对父亲说,自己每天在家都像在“监狱里一样”。

 


这种母爱在物质上也许无微不至,在精神上却是极度匮乏的。母亲将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女儿身上,却从没有聆听过她真实的需求。

 

所有反对的声音都被冠以“爱”的名义礼貌却无情地回绝。

 


宋倩曾对英子说:“妈妈早就把你后面的路都安排好了。”而这条路完全是母亲的一厢情愿,从没有征求过女儿的意见。

 

说白了,她把女儿当成了自己的私有财产,而非一个独立的个体来看待。

 


剧中,这份沉甸甸的母爱已经让英子逐渐喘不过气来。她开始用逃学、说谎变相反抗着母亲,性格也变得压抑、抑郁。

 

以母爱之名,行“控制”之实。在这份让人窒息的母爱背后,母亲与女儿都失去了自我。

 

“空降式”:迟到的爱

 

如果说宋倩对英子的母爱是过犹不及,季家父母对季杨杨的爱则是严重缺失且迟到的。

 

父母因为工作原因,常年缺席了儿子的成长,突然在高三“空降”,自然很难得到孩子的接受和认可。



面对这种隔阂和疏离感,季家父母的处理方式是很值得学习的。

 

他们能够从儿子的角度出发,尝试去了解和体验孩子的爱好,比如玩游戏机、练卡丁车,以兴趣为突破口,一步步打开了季杨杨的心防。

 

在儿子考试成绩不理想时,他们也能晓之以理,正向激励,告诉他考试成绩是实现梦想的敲门砖的道理。



从这一角度来看,季家的教育理念是优于乔家的,但有句话说得好:“最好的爱是陪伴”,成长过程中父母缺席给孩子带来的伤害往往很难后期弥补。

 

从源头上,少一些季杨杨这样的城市“留守儿童”,也许才是最好的父爱和母爱。


“开放式”:既是父子也是朋友

 

在三个家庭中,方家的家庭氛围和亲子关系无疑是最让人羡慕的。

 

黄磊和海清所饰演的方圆和童文洁在家中分别扮演了“虎妈”和“猫爸”的角色。妈妈对“皮猴”儿子颇为严厉,时不时还会动用“武力”,但好在一直有情商高的爸爸从中调停,让整个家庭能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运转。

 


黄磊作为编剧,显然在方圆的人设中融入了不少自己的教育理念。所谓“猫爸”不是一味地妥协和宠溺,而是从平等的角度对儿子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比如,在童文洁与方一凡因为成绩下降爆发冲突时,方圆用一套“横竖理论”既说明了道理也化解了矛盾。


一边,方圆劝儿子要横着看,既看到自己跟别的同学相比在学习上的不足,也要多看到妈妈跟其他家长相比的好。



另一边,他也劝妻子不要只把儿子“横向”跟别人家的孩子比较,也要学会“竖着看”,帮助孩子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人生目标和方向。


 

剧中方圆的另一句台词其实也在说给所有戏里戏外的父母听:“孩子的人生是他们自己的,该他们走的弯路一条少不了,该他们撞的南墙挨个都得撞,咱们自己也是这样跌跌撞撞一路走了过来,没人能替代。”


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家人,剧中的三个“原生家庭”也各有各的缺憾和不完美,但《小欢喜》的可爱之处就在于无论父母还是子女,都没有拒绝改变,都在不断磨合地过程中,反思和提升着自己。

 

就像《请回答1988》中那句经典台词所说:“爸爸也是第一次做爸爸。”在经历了争吵和分歧后,双方真诚的道歉和沟通也成了《小欢喜》最动人的段落。

 


拒绝“悬浮”

从细节真实把把握现实题材


有观众说:《小欢喜》像一面镜子,无论父母还是孩子都能在其中照见自己。这便是现实题材作品的魅力。

 

导演汪俊曾在发布会上总结道:现实题材作品创作的关键就是“真实”,“比如进门要换拖鞋,这就是现实主义,你把握住细节的真实,就把握住了现实主义的真谛。”


导演汪俊

 

在他看来,在现实题材的影视作品中,创作者和观众要保持一种平等的关系,“创作者不要老是居高临下,想去引领点什么或者教导点什么,我们想要表达的东西现实中都有,首先要忠实于自己对现实的感受和体验,不要把真的戏拍假了。”

 

在剧本前期讨论时,编剧黄磊也表示人物一定要“沉下来、贴地走”,“不讲过多的道理”。他还在微博自曝,剧中人物大多取材自身边朋友的真实经历,“编剧不用去编,因为都在你身边。”

 


从当年的《小别离》《我的前半生》《大江大河》再到今年的《都挺好》《小欢喜》,随着一部又一部爆款的诞生,现实题材影视作品真正迎来了井喷期。


将对生活真实的洞察和感悟融入创作之中,让观众产生共情,引发社会的广泛讨论,这便是现实题材作品的意义和魅力。

 

正如导演汪俊所说,拍《小欢喜》不是为了控诉或解决什么问题,毕竟教育是千人千面的事,创作团队想做的只是把现实呈现在观众面前,“我们不想给观众一个现成的答案,只是想给大家一个抓手,让大家由此去深入探讨中国式亲子关系、代际关系”。


人间·喜剧
喜剧

人间·喜剧

开心麻花荒诞喜剧

叶问
动作

叶问

甄功夫打出国际范

飞驰人生
喜剧

飞驰人生

韩寒沈腾赛车喜剧

素人特工
喜剧

素人特工

生化女率队大反攻

叶问2:宗师传奇
动作

叶问2:宗师传奇

黄晓明苦学甄功夫

力王
动作

力王

樊少皇激情秀胸肌

168开奖现场 直播结果+开奖结果